今天是: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 
大廈水泥脫落砸人案----一審物業業主共擔責任

 

      2010年7月30號下午一點半左右,在海口市的海府一橫路,發生一起慘劇。一棟華宇大廈的外墻水泥脫落,砸中樓下停放的兩輛轎車。其中一輛轎車內的一名男子當場被砸死。事發后,沒有人愿意為此事承擔任何責任。無奈的家屬便一紙訴狀將相關各方告上法院。時隔近兩年,海口美蘭區人民法院終于對案件進行了一審宣判。

  【新聞回顧】:2010年7月30號下午,海口的王先生帶著岳父和家人來華宇大廈樓下的建設銀行辦理業務。王先生剛停好車,突然一個水泥塊從天而降,將王先生的車砸中,并將坐在車內的王先生岳父陳慶鴿砸死。事后,王先生了解到,水泥石塊是華宇從華宇大廈的外墻脫落下來的。而由于一直沒有人出面負責,王先生便將華宇大廈的物業、大廈全部業主、以及銀行告上法院。

  5月16號,海口美蘭區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了一審宣判。被告三方,海南美惠物業管理有限公司、建設銀行海府支行、以及華宇大廈76名業主共同賠償受害人一方39萬余元。美惠物業管理公司承擔賠償總額的百分之二十,7萬余元;大廈住戶以及建設銀行海府支行等76戶業主,共同承擔百分之八十,并按每平方20余元計算,共計賠付31萬余元。

  死者陳慶鴿的女婿王先生:等了兩年快到了,這個案件法院終于判決了,非常感謝。作為我們受害人,這將近兩年來的維權,感受了酸甜苦辣。

  王先生說,當時事發后不久,他們無數次找過華宇大廈的開發商、物業公司和銀行,但華宇大廈的開發商早已不存在,物業公司和銀行則堅稱自己沒有責任。讓王先生的感覺,似乎根本找不到一個說理的地方。

  死者陳慶鴿的女婿王先生:基本上說起來誰都同情,但實際上你做起來,你找到誰家要錢,根本協調不下來。

  在協商無用的情況下,王先生決定走法律程序。以人身財產損害賠償的名義,將海南美惠物業管理有限公司,以及房屋的使用者——既建設銀行海府支行和大廈全體業主起訴到法院。

  電話采訪:案件代理律師 邢逸:法律依據很充分 民法通則里面都有約定 還有物權法 還有最高院 關于審理建筑物區分所有權劃 審理相關案件的司法解釋里面 這些都有 我們認為他們(幾方)屬于一個共同的過錯 共同的承擔這種責任

  官司打了兩年,終于,美蘭區人民法院對案件進行了一審宣判。但做為死者家屬的王先生,還是有些擔憂。

  死者陳慶鴿的女婿王先生:法院的判決書有54戶(業主)都沒送達,這個賠償金額,怎么一家一戶收回來,現在我腦袋一片空白。

  原來,由于華宇大廈部分業主搬離或者將房屋出租、轉讓,所以法院的判決書也未能全部送達。直播海南記者報道。

  被告業主看法不一 法官解釋判決依據

  其實,類似的外墻脫落砸人事件,我們沒少報道過。但那些外墻脫落事件因為沒有引發嚴重后果,最后都不了了之。一直到這起事件,讓類似事情終于有了一個說法。所以,這起案件的判決,可以說是引發了大家的熱議。尤其是牽扯其中的華宇大廈76戶業主,更是意見不一。

  在華宇大廈的正門處,記者看到,雖然已經事發兩年了,但被砸壞的小車依然停放在原來的位置。而華宇大廈的的外墻依然有脫落的情況。記者進入大廈,試圖采訪業主。但一聽說是關于樓下的轎車被砸一事,大家都不愿多說。經過耐心溝通,記者找到了六樓的一戶居民楊先生。

  華宇大廈業主楊先生:我說多少都要承擔一點,對受害者也是一種安慰,應該追究當時質檢部門(的責任)當時怎么去驗收的?怎么去質量管理的?今后出現第二樁、第三樁怎么辦? 出現群體的傷亡怎么辦?

  楊先生說,對于法院的判決,他沒有太多異議。但他覺得,事情的發生,追根究底是因為房屋質量太差,所以作為建筑施工的開發商以及相關的監理部門,也應該承擔責任。另外,以后再發生類似事件,他們是否還要承擔責任?而另外一些業主并不像楊先生這么認為。

  華宇大廈業主:你要強制這樣賠我肯定不服,我也不是住在前面,我是住后面。

  這名業主認為,當時是大廈臨街一面外墻脫落。而自己住在后面,所以這事跟自己沒有太大關系。采訪中,記者也試圖尋找物業公司以及銀行,但兩方都拒絕了記者的采訪。那么,法院一審判決的依據是什么呢?審理該案的美蘭區人民法院審判長吳思介紹,他們主要援引的是《侵權責任法》第85條規定。

  海口市美蘭區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吳思:主要是(建筑物)所有人、管理人、使用人、不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,就應該承擔侵權責任。那么我們法律目前對于所有人、管理人 使用人到底應該怎么進行分攤賠償,目前應該說沒有這方面的法律依據。

  對于責任承擔對向有法可依,但對于如何分攤賠償,法律則沒有具體的規定。那么,對于賠償比例劃分,法院又是如何確定的呢?

  海口市美蘭區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吳思:物業公司在本案過程中,在管理過程當中,他沒有盡到應盡的(責任)疏于管理,沒及時發現脫落物 (業主承擔)百分之八十的責任。我們從判決書上可以看出,我們是進行平分的。

  吳思介紹,從法律主體關系上看,脫落的外墻屬于業主。在業主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情況下,判決全體業主分攤承擔百分之八十的賠償,主要是出于公平考慮。而記者也在網上查詢了類似案例,大多是這樣的判決。比如,重慶一男子在經過一個大廈樓下時,被一個煙灰缸砸中,在無法查實拋墜物的人時,當地法院判決由大廈的全部業主賠償。那么,該案件的判決是否會作為日后類似事件的判決參考呢?審判長吳思表示,目前只是一審判決,不排除被告上訴的情況,所以能否作為日后參考,要看上級法院的最終判決。直播海南記者報道。

  大家的看法都可以理解啊。其實我們記者去采訪時,美蘭區人民法院的負責人表示,他們在合議案件的時候,也是有內部爭議的。但判決的中心思想是要給受害人一個說法,這點不會變。對于家屬擔心的華宇大廈部分業主下落不明的情況,法院表示,會盡全力保障受害人的利益。那對于這起海南首例外墻脫落砸人案,大家有什么看法,也歡迎跟我們說說。

  









版權所有:鄂爾多斯市物業管理協會     蒙ICP備15001484號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維邦金融廣場維邦大廈4層406  電話:0477-8129406  傳真:0477-8129406   
技術支持:鄂爾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責任公司 
菠菜网注册送白菜整和 武隆县| 兴山县| 桐乡市| 天峻县| 普兰店市| 中西区| 海晏县| 德兴市| 鸡泽县| 自贡市| 屯门区| 乌鲁木齐县| 和平县| 北川| 融水| 荣成市| 青河县| 雷州市| 德昌县| 章丘市| 确山县| 井陉县| 昭平县| 塘沽区| 宣汉县| 黑龙江省| 临汾市| 奉新县| 湾仔区| 成安县| 綦江县| 永仁县| 万山特区| 梁河县| 固安县| 翼城县| 宁明县| 涿鹿县| 成安县| 德庆县| 琼海市| 洛隆县| 郎溪县| 新余市| 望江县| 确山县| 东阿县| 五大连池市| 夏河县| 贡觉县| 沁源县| 阜新| 麻江县| 宝鸡市| 酉阳| 呼玛县| 玛曲县| 兴国县| 高雄县| 沽源县| 清远市| 大石桥市| 左权县| 玉田县| 郧西县| 盐池县| 密云县| 土默特右旗| 内乡县| 曲水县| 万源市| 永靖县| 武山县| 竹山县| 广河县| 河南省| 永嘉县| 清水河县| 富平县| 子长县| 和田市| 清河县| 大名县| 双峰县| 仙游县| 长泰县| 调兵山市| 景泰县| 彝良县| 双柏县| 隆子县| 安达市| 岗巴县| 龙胜| 六枝特区| 乌鲁木齐县| 额敏县| 庐江县| 临高县| 邛崃市| 英超| 城市| 桓台县| 乡宁县| 青岛市| 客服| 海林市| 丹棱县| 隆德县| 金阳县| 会同县| 桓仁| 施秉县| 福鼎市| 荃湾区| 南川市| 揭东县| 甘肃省| 蒙城县| 大化| 乌审旗| 临沭县| 锦州市| 卓尼县| 湟源县| 长治市| 平阳县| 高淳县| 峡江县| 延庆县| 普洱| 建平县| 宽城| 新疆| 农安县| 尉犁县| 宜兰市|